手机版

当前位置:瑞波币交易平台 > 矿业 >

探访:他去内蒙建矿场

时间:2021-07-12 16:21:54|浏览:

地广人稀的内蒙古草原,天气和韩峰在贵州老家的非常像,天非常蓝,有连片的白云和一望无际的草原。

8月,韩峰决定要在这里的一个旗(内蒙古特有县级行政区),建一座BTC矿场。

拟定建矿场的地方就在当地的变电站旁,他想要在这里建上48座矿场,预计每年用电8亿度。这是一笔能给当地每月增加2000万电费收入的业务。

7月,新疆经济信息委员会刚刚下达规定,清除当地的非法BTC矿场,但这并没影响韩峰和内蒙古地方政府的这场“联姻”行动。韩峰期望能跟旗长详谈供电量、电价,赶在南方的枯水期前跟政府达成共识,把他的矿场建成。

政策、法规、运行,怎么样通过地方政府建一座BTC矿场,对外面来讲是一件颇为神秘的事情。但真实过程怎么样?地方政府怎么样考量有关政策风险?深链财经全程跟访韩峰与内蒙古政府的这次合作,力求窥见一斑。

偷税矿场被重点监管

韩峰并不喜欢和政府交际,他害怕政策的朝令夕改。

“换了个领导人,或者出一个新政策,可能他们就不认这个电价了,到时候大家也无法。”韩峰说。所以他期望尽快跟内蒙古谈下此次合作。

去年9月4日,国家七部委联合发文称数字货币ICO项目是非法筹资,并明令关停国内交易平台。今年年初,对于矿场的监管也渐渐开始了。

一份由网络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(以下简称“互金整治办”)牵头的文件陆续下发至各地的金融办。在这份文件中提及要积极引导辖内企业退出“挖矿”业务,并需要各地统计从事“挖矿”企业有关状况。

没在当地注册公司、纳税的矿场是被监管的重点。

韩峰告诉深链财经:“其实这并没多大的影响,政府只不过清,但退不退还是要看矿场,实在无法,矿场会另找一个地方继续。”

“币价低迷,矿池小算力不足,这才是致使矿场关掉的重要原因。”韩峰说。

一位矿工告诉深链财经:“其实政府的监管是在引导这个行业向愈加健康的方向进步,清退的是不纳税偷电的小矿场。”

现在,韩峰在南方还有一些矿机,用的是当地私人水电。目前南方还处在丰水期,这是在四川和云南的矿场最好的时候。河里的水哗哗流过水电站,电用不完也会白白放掉。矿场仅需和私人水电站的小厂长谈好价格,就能建厂挖矿了。

但到了枯水期,矿场要么搬迁,要么接上国家用电器网的电才能继续运营下去。韩峰去内蒙古谈电,就是在为枯水期做筹备。

这次谈判的矿场,是韩峰名义上的第一个矿场。之前,他基本上都把我们的矿机推广托管给别的矿场。他在曹妃甸买下过已经建好的矿场,但也由于没钱赚在今年4月份关停了。

到内蒙、新疆等地广人稀,电用不完的地方建矿场,虽然电的价格要高于四川云南等地的私人水电站。但这是一个更有保障的选择,至少,可以保证一年四季运营的稳定。

从内蒙古回来,韩峰思前想后,还想向旗长再压压电价。等电费谈妥之后,他就将在内蒙古电站旁边直接建厂,电厂的电直接通过变压器运输到他那5.7万台矿机上。

但韩峰也担忧,如此的行情,不知何时才能回本,三个月,半年,一年?伴随币价的变动,所有都是未知数。

“BTC是什么?是违法的吧?”

当听到韩峰是要在这里建设一个BTC挖矿矿场的时候,旗长忽然冒出了如此一句话。

“我向你汇报一下,国家的态度是如此的,他是命令禁止了BTC交易平台,但对于比特矿场,是不鼓励也不取缔的态度。”

旗长皱了皱眉头,韩峰感觉既然要长期合作,他们具体要在这里做什么,还要告诉旗长。

“BTC是什么?是违法的吧?”

电话铃声响了,刚在快捷酒店休息下的韩峰接到了电话,电话是他的中间人打来的。

“今晚能和一把手见面,聊聊。”韩峰从床上一个机灵翻身而起。他们所指的一把手,是内蒙古某旗的旗长。

韩峰从中间人口中知晓,内蒙古的国网电价可以谈到每度3毛1。

现在,BTC全网算力已经暴涨至接近50EH/s,而BTC价格跌至6000多USD,按现在行情,一台BTC矿机每天的价值仅为14元左右。

BTC挖矿的价值愈加薄,探寻更低的电价,成为矿工生死存亡的重要。

做了4年矿工的韩峰熟悉全国各地的电价,他在京津区域的矿场平均电价接近6毛。南方小水电站电价最低,2毛5左右,但只有丰水期能满足供电。比较下来,电价3毛1、全年稳定供电的内蒙古最为划算。

此次,韩峰做足了筹备,要跟内蒙古的一位旗长谈下此次合作,争取在内蒙古建好这座矿场。

“你紧张吗?”看着正在深呼吸的韩峰,助理阿征问。韩峰没回答。

找政府也是一件颇有风险的事情,韩峰的一位朋友就曾因听信了其他人编造是某市市长儿子的谎话,以为能拿到打折电价,结果让人骗去了几百万。

和旗长的会见,韩峰坐得笔直。这是韩峰第二次来访,通过一个关系人的牵线搭桥,他搭上了当地的政府关系。

对外称“云数据处置中心”

韩峰将计划书交给旗长,他计划在这片草原上建48个矿场,总共5.7万台矿机。全部建成后,每年用电8亿度,能为当地缴纳2.4亿元电费。

这对当地来讲,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这里在内蒙古是经济最不发达的旗,人均工资3000多元,大理石厂和农牧业,是当地主要经济出处。

但这里地处内蒙古高原,富有煤矿资源,风电和火电都很充足。

在韩峰到来之前,当地就一直发愁,想要把过多的电“运出去卖”。

根据韩峰的计划,矿场建成后还将为当地提供400个就业岗位,每一个岗位月入6000元。

无论最后是不是能达成,这部分都让旗长来了兴致。

旗长没对有关政策法律风险表现出过多的担心,对于当地政府来讲,这是一项划得来的交易。

更早在2017年,国内最大的矿机生产厂家比特国内曾在隔壁旗建了矿场,这也给旗长吃下了一颗定心丸。

旗长对于BTC并不知道,在韩峰和他强调了BTC挖矿并不违法后,旗长主动提出:“你看大家是否可以用云数据剖析处置的名义来申请这个矿场?”

深链财经获悉,在矿场和各地政府的合作案例中,多数都使用云数据处置剖析的名义来申请,如此不只能通过政府审批,还能拿到国家对于高新技术产业的补贴,电费打折。

韩峰有一部分矿场,就是以云数据处置剖析中心的名义,在贵州获得审批。

上述比特国内在内蒙古建的矿场,同样也是以云数据处置中心的名义。

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同意其看法或证实其描述。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,只供参考之用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瑞波币交易平台 (http://www.cbi2018.com) 网站地图 TAG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