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
当前位置:瑞波币交易平台 > 矿业 >

BTC挖矿遭遇强监管,华强北老板流泪清仓大甩卖:不敢再挖了,回头是岸

时间:2021-07-06 22:30:54|浏览:

近一个月来,深圳华强北卖显卡和矿机的老板们的心情,正经历着夏天暴雨般的持续冲击。
一个月前,数字货币挖矿产业还是打工人心目中“YYDS”(互联网时尚语,即“永远的神”);一个月后,数字货币市场状况急转直下。
5月18日,中国网络金融协会、中国银行业协会、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了《关于防范数字货币买卖炒作风险的通知》,全方位打响了数字货币整治第一枪。
同月21日,国务院金融稳定进步委员会议明确提出,打击BTC挖矿和买卖行为。随后一个多月时间里,数字货币挖矿项目遭遇国家层面严格监管,各地监管部门重磅出击,内蒙古、青海、四川、新疆、云南纷纷“亮剑”,开启数字货币挖矿项目清退工作。
在此背景下,深圳华强北电子市场里一个月前还宣称“显卡降价,想都别想”的老板们,目前只能天天盘算着该怎么样变卖掉手中的挖矿设施。
在华强北靠卖显卡和矿机年入百万的泡沫神话,已然破灭。
“矿”字成高风险
短短一个月,深圳华强北卖挖矿设施的地区明显冷清下来。
6月29日,年代周报记者走访华强北挖矿设施集中地时发现,过去快递小哥用拉货车拖着满满当当的显卡和矿机进电梯的场景,目前基本看不到了。档口的老板们,大多在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。
而他们身后,则是各种显卡堆出的一座座小山。

在深圳华强北电子市场,热点显卡在店内堆积成一座座小山。(图片出处:年代周报记者 摄)

某位老板在档口里大声告诫职员,任何转账和收款千万不要备注“矿机或显卡”这几个字。“兄弟,你要引起看重啊!你这备注不小心,搞不好我卡里的钱就‘冻’没了。”
一个月前,深圳华强北这部分地方最好的档口,招牌上大多都带有“矿”字。而目前,“矿”字危险:在他们眼里,就连转账时带个“矿”字,都算高风险行为。
身处风口浪尖,华强北老板们的嗅觉,变得格外灵敏。
6月21日,中国人民银行就为数字货币买卖炒作提供服务问题,约谈工商银行、农业银行、建设银行、邮储银行、兴业银行,及蚂蚁集团旗下支付宝等多家银行和机构。同日,被约谈的银行和支付宝均宣布禁止为数字货币买卖提供服务。
全方位的强监管治理下,现在,在华强北倒卖显卡和矿机的老板们最渴望的事情,莫过于能抛售以前积压的显卡、硬盘和矿机。
每当年代周报记者询问显卡价格的时候,小老板们都语带欣喜地回话道:“卖卖卖,全都现货,你要什么型号?”

深圳华强北一家卖矿机和显卡的门店门口,所有热点型号都标有现货。(图片出处:年代周报记者 摄)


跟之前一卡难求完全不同,目前的华强北不只现货充足,不少档口甚至还在以“地板价”清仓大甩卖。
过去有价无市的显卡已经成了过去式。
以被誉为“显卡界爱马仕”的英伟达为例,该品牌6月新发售的影驰GeForce RTX 3070 Ti,目前能当场买到现货,而且价格喜人——一个月前,其旧版本RTX 3070的价格达到10000元。相比之下,新版本的RTX 3070 Ti,价格直接打6折。
另一款配置稍高的RTX 3080,现在均价约为9500元。而一个月前,该型号一度被炒到了16000元左右,并且还要等半个月以上才能提货。

在深圳华强北,一位门店带“矿”字的老板给出的热点显卡价格。(图片出处:年代周报记者 摄)


跟老板们迫切兜售的心情迥异,买显卡的游戏喜好者们十分冷静。
一位游戏喜好者在同意年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在卖家失信的状况下,交易只剩下‘赌徒’之间的博弈了。哪个知晓自己买到的显卡是否挖过矿的卡?目前一些小工厂除灰返厂包装做得可好了,看着和全新的一样。”
据该游戏喜好者介绍,最近PC游戏业界比较平静,没升级显卡的硬性需要,之前没买到显卡的人大多也在等下一代40系显卡发售,”目前这个状况,哪个买哪个是白痴”。
华强北一位档口老板向年代周报记者坦言,他的业务已经走入了死胡同。市场上现货一下子蜂拥而入,他认识的不少老板都在急着抛售,不少人可能会需要承担血本无归的后果。
过去风光无限的矿机老板们,目前可能需要考虑一个问题:坚守阵地还是退出江湖?
“回头是岸”
忙着抛售显卡的档口老板们可能不能不继续留在华强北,此前信仰数字货币且兼职挖矿的海量小商贩早已踪影难寻。
一个月前,既是资深矿工也是显卡商人的王淡(化名),曾在币圈一夜惊魂之际同意过年代周报记者采访。当时他还表示,自己见惯了币圈的“大风大浪”,需要淡定面对。
但目前,王淡称自已人已不在深圳。“我已经转移阵地了。这一个月以来,我把挖矿设施化整为零,一批批运出深圳,遁回老家了。”王淡的微信朋友圈定位显示,其老家在黑龙江。
据多位现在坚守华强北的老板透露,之前盘踞在新疆的几个大矿场已经迁往海外。
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老板向年代周报记者表示,在现时的高压监管下,他知晓的一些矿机构都分裂成了一个个小作坊。据他透露,这种小作坊体量通常保持在10台机器(80张显卡)以下,同时,这部分作坊的银行流水也都分拆成一笔笔小几万元的金额进行转移。
“不敢再挖了,我已回头是岸。如今,清仓大甩卖才是活路啊!朋友,刚刚你问的型号,我实惠点,考不考虑带一个走?”老板急切地问道。
在华强北电脑零配件地区卖芯片的夏一戈(化名)介绍道:“现在华强北的芯片价格已经进入横盘期了,有价无货,跟之前显卡价格的走势非常类似。”
与去年的欢声笑语不同,在电子零配件价格已暴涨完一轮的节骨眼上,华强北各档口老板的心态已大不如前。他们不再期望自己家里所囤的电子零配件价格继续向上狂奔,毕竟,囤货本钱愈加高,假如再遭遇类似挖矿设施的变故,等待他们的,将是同样的暴风雨。


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同意其看法或证实其描述。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,只供参考之用。

上一篇:思科宣布获新专利:可用于BTC挖矿 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瑞波币交易平台 (http://www.cbi2018.com) 网站地图 TAG标签